林清兴:越南新领导层与中国未来的关系

时间:2017-08-24 16:02   编辑:管理员

文‖林清兴 (新加坡公共政策研究院)
《隆道观察》2016年5-6月(总第12期)
 
今年4月16日,越南国会选出阮春福为新任总理,完成领导层交替。任期仅剩三个月的前任总理阮晋勇于前一天遭国会投票免去职务。阮晋勇于2006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上任,亲自领导越南走上资本主义全球化的道路,因此取得近年的经济成长。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身在越南的95%的受访者认为,由于奉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越南人民的生活好转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参与这项调查的所有国家和地区中,越南是最支持资本主义的,而它恰恰却是共产主义国家。近来,在机动车和房地产这两个产业的带动下,越南消费市场以月均11%的高速增长,显现越南人民对资本主义道路深具信心。
 
然而,阮晋勇改革国企的努力却是一败涂地,越南造船工业集团及越南船运公司等国企卷入贪污案,就是其中一些例子。今年1月,他试图在第十二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将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拉下马,以失败告终。尽管媒体将此解读为主张改革的亲美派被保守亲中派所击败,但专家Vuving认为实际情况远为复杂,他说:“从表面上看,阮富仲顺从中国;但背地里,他对华的态度其实是相当强硬的。他一方面小心翼翼处理与美国的关系,另一方面愿意跟华盛顿展开较为密切的合作,他也主张越南加入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
 
专家一致认为,新的领导班底将贯彻阮晋勇的改革方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特别指出,由于越南的开放经济容易受到日渐严峻的外部挑战的影响,包括大宗物资价格崩盘及中国经济放缓,因此,越南极有必要完成国企及金融机构改革。
 
越南上一轮国企及金融机构改革已经失败,新的领导层必须加以重启,同时还必须履行各种自由贸易伙伴协定下所做出的承诺,落实各项立法及行政措施,特别是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其中包括免除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以及在劳工标准和其他立法规范上与贸易伙伴取得同步。
 
将来TPP生效之时,越南货品能享受美国及其他市场的准入和优惠;到了2030年,新增的出口贸易,包括海鲜、纺织及服饰,将为越南带来360亿美元或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之11%的经济增长。因此,越南是否能成功批准并执行TPP和其他自由贸易协定所做出之立法及行政承诺,对越南经济影响深远。
 
阮春福的执政经验比不上前任,但他也较少涉及贪污腐败;自越南改革开放以来,贪腐现象日愈严重。阮春福在国会作就职演说时,公开表示打击贪腐是他的首要任务之一。一般相信,他将获得阮富仲的支持,专家Vuving说:“阮富仲于2011年当选越共中央总书记不久,即展开大规模反腐行动。他的头号老虎就是时任总理的阮晋勇。”
 
越南的第三号人物——于今年4月2日获国会选为国家主席的陈大光预料也将支持阮春福。陈大光是从国家安全系统中升上来的,他曾担任公安部长。越共将陈大光推上国家主席之位,意味着越南大举走向资本主义之路后,急需通过内部净化来巩固党的地位。越南的新领导班底下应该会对日渐大胆的异议声浪进行压制,与此同时,由陈大光、阮春福及阮富仲组成的反腐三巨头是否也将给越南带来大规模反腐行动,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为?
 
至于对华关系,南中国海争议依然是最敏感的神经。阮春福上任后的几天内,越南政府随即要求中国从北部湾撤走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2014年,这个钻井平台进入西沙群岛已在越南引发排华抗议。越南政府呼吁中国避免持续在这极具争议的区域“采取更多导致情况恶化的单向行动”。随着中国在南中国海愈发强势,越南新任总理捍卫主权的誓言势必遭遇更多考验。
 
中国远洋捕鱼船队进入越南海域或其他国家认定的专属经济区,相信会继续引发争议。中国的油料补给船及海警船为这2000多艘船只提供油料及安全保护,使它们有能力深入具有争议性的海域放心进行捕捞,将大幅增加中国海警及海军与南中国海其他声索国和地区的军事对峙风险。
 
近年,美国与中国竞相投入军事研发,越南也将难免卷入两国的军备竞赛中。以美国成功开发的无人舰为例,为南中国海争端投下更多变数。美国总统奥巴马于五月出访越南,必须为美中两国在南中国海的分歧立场,协助说明越南新政府的外交政策。(编者按:奥巴马在访问中宣布全面解除半个世纪以来对越南的武器禁售。他也表示,在南中国海争议中,美国不是声索国,但愿意与伙伴国一同维护航行、飞行及贸易自由。他主张,一切争议应按国际法寻求和平解决。)
 
与此同时,越南新政府却不能因区域政治纠纷,破坏了与中国的经贸关系。2015年,中越双边贸易达到670亿美元。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与其他自由贸易协议生效后,中国企业预计增加在越南的投资。越南正面临高达2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油价下滑及湄公河流域干旱导致稻米失收也打击国家收入。如果TPP在美国国会遭受阻拦,越南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将更显重要。
 
观察家对于越南新政府会否参与中国“一带一路”的超大型基础建设计划,尤其是筹划已久,跨越中国、越南、柬埔寨及泰国的泛亚铁路,拭目以待。
 
(吕爱丽翻译)

分享至:
  猜您喜欢的文章